尚强民:当前粮食形势

   日期:2019-09-11     来源:互联网    作者:admin    浏览:1    评论:0    
核心提示:人物简介:尚强民1982年毕业于北京商学院,先后就职于商业部政策研究室和商业部商业信息中心,1993年至今在国家粮油信息中心工作
人物简介:尚强民1982年毕业于北京商学院,先后就职于商业部政策研究室和商业部商业信息中心,1993年至今在国家粮油信息中心工作。多年来致力于我国粮油市场信息体系建设,专心于国内外粮油市场监测与研究。现为国家粮油信息中心主任、中国粮食经济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粮油学会副理事长,高级经济师。
  2012年中国粮食连续第九年增产,粮食进口量也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于是引发了许多人士对中国粮食供给安全的关注与担忧,关于粮食自给率的讨论之声不绝于耳。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政府宣布,将努力把中国的粮食自给率保持在95%以上。随着大豆进口量的增长,人们不断意识到,中国的粮食自给率在下降,只是如果将大豆单独计算,中国的谷物自给率仍然保持了很高的水平。2012年中国不仅大豆进口量增加,小麦、大米和玉米的进口量增长的大幅度更大。有分析称,2012年中国三大谷物——小麦、稻谷、玉米自给率为97.6%,大豆自给率降到了18%,2012年整个中国粮食自给率已经只有88.4%了。
  粮食概念是中国特色,包括:谷物、大豆和薯类。国外没有粮食的概念,大豆归为油籽,薯类归入食物。根据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2012年我国粮食进口量为8025万吨。其中,谷物及谷物粉的进口量为1398万吨,大豆进口量为5838万吨,这两项的合计数是7236万吨。海关总署粮食进口统计数据,还包括木薯的进口。2012年粮食产量是58958万吨,按谷物和大豆进口量计算,粮食自给率是87.7%。按全口径粮食进口量计算,自给率是86.4%。
  粮食自给率应该是国内消费进口粮的数量与国内粮食消费总量的比例,上面的分析中使用国内粮食生产数据替代国内粮食消费数据只是为了方便,因为要得到准确的国内消费数据有很大的难度。据了解国内没有一家机构长期坚持粮食供求状况的分析工作。国家粮油信息中心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按月编发中国谷物和油脂油料供求形势月度报告,面向社会提供谷物和油脂油料供给和需求状况数据,以促进对国内粮食市场变化与发展的认识。虽然已经坚持了17年之久,但只收集和积累了谷物和油脂油料供给与需求以及价格数据,并没有收集和积累根据国内粮食口径计算的国内粮食消费数据。
  用生产数据替代消费数据方便可行,但存在一个大的前提,即国内粮食库存应该保持稳定。因为准确计算粮食自给率,需要清楚当年国内消费的粮食有多少产自国内,有多少来自国外。年度内进口的粮食,并不一定在年度内消费,可以进入仓库,留在未来年份中消费。有这种可能,由于市场的原因,在粮食进口发生的同时,国内粮食库存也在增加,比如进口增加可以不是因为国内短缺,而是缺乏竞争力的结果。因此在计算自给率时,需要考虑库存的变化,不能简单地或者说无条件地用生产数据替代消费数据。
  回到对于2012年粮食自给率的计算上来。如果考虑库存变化,2012年国内谷物的自给率并没有因为大米、玉米和小麦大量进口而降低,反倒因为国内谷物库存增加的数量大于谷物的进口数量,仍然维持在100%的水平。
  虽然谷物自给率仍然100%,但是2012年的粮食进口量大幅度增加确是事实。234万吨的大米进口(如果考虑统计外进口,数据还会大很多),369万吨的小麦进口,520万吨的玉米进口,分别比2010年增长了3.05倍、1.95倍和1.97倍,尽管国内年度谷物自给率保持100%,但是进口的增加,也反映了谷物市场出现了新变化。就小麦而言,年度小麦自给率确实降低了。根据国家粮油信息中心的小麦供求平衡分析,2012/13年度国内小麦自给率降低至97%。就稻米而言,尽管中国一跃成为了世界第一大米进口国,但是由于库存增加,整个稻米的自给率仍然保持在100%。2012年4月之后,进口籼米数量增加,在拉低国内大米价格总体水平的同时,也增加了国内的有效供给。就玉米而

言,进口量增至520万吨,只是大都不是市场化进口。2012年秋粮上市后,国内玉米供求关系变化,供给由紧转松,东北地区临时存储玉米收购最终达到3083万吨,而且市场普遍认为的由于市场有效供给减少价格将大幅度上涨的预期也没有出现。玉米增产与玉米消费出现新情况,特别是后者的变化,证明了目前为止不依赖进口国内也还可以实现供求平衡。在价格的作用下,小麦饲料消费增加,玉米消费量下降,通过消费结构和供给结构的变化,中国的玉米自给率还保持在100%的水平。从目前的情况预测,这种状况估计未来几年还将保持。2012年谷物进口量大幅度增长,同时国内谷物库存也大幅度增长,是国际市场存在有效供给和国内市场出现有效需求的结果,是受到了国内外粮食价格因素变动的影响,进口增加导致国内新增供给总量大于年度消费量,国内粮食库存最终增加。
  以上的分析表明,2012年虽然谷物进口量增长,但是玉米不是年度市场必需的进口,籼稻进口量增加,更多地是价格因素导致的结果,小麦进口更多的是因为国内玉米价格过高引发了饲用小麦消费需求,从国内整个小麦的供求形势看,虽然库存量略有下降,但国内小麦库存庞大,并不缺乏小麦的有效供给。因此,是不是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大概不能只利用一年的数据,确定国内的粮食自给水平,特别是作为衡量国家粮食供给安全水平时,更应该是如此。
  到目前为止,中国谷物的自给率仍然是100%,从供给角度分析,是因为国内谷物产量不断提高,从需求角度分析,一个重要的因素是因为国内谷物需求由于大豆进口量大幅度增加和食用植物油进口量大幅度增加而相应减少。国内居民粮食消费结构随着收入的提高不断改变,城乡居民在食用植物油消费增加之后,相对减少了口粮消费需求,增加了肉禽蛋消费,饲料粮消费需求应该相应增加,养殖方式的改变,在增加蛋白粕需求的同时,相应减少了玉米的消费。
  计算中国的粮食自给率,如果考虑大豆进口,会让很多人担忧中国的粮食安全,因为中国政府曾经宣布中国的粮食自给率将保持在95%。对于大豆进口问题,一直有不同的声音,不同的看法,有些人甚至认为大豆进口严重冲击了国内大豆产业,重创了中国的大豆生产。事实上这些年来中国之所以能够保持谷物的高自给率,与大豆进口量大幅度增加有直接的关系。根据国家粮油信息中心油脂油料供求平衡分析,2012/13年度利用进口大豆生产的豆油1100万吨,占国内植物油供给量的35%,生产豆粕4600多万吨,占国内豆粕供给量的93%。如果没有如些巨量的大豆进口,中国的植物油供给将出现严重的问题,中国的蛋白粕供给将无法满足肉禽蛋生产增长的需要,中国的食物安全问题将非常突出。中国的大豆进口是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以后开始增加的,开始时很少有人认识到大豆进口增长的必然性,更多地强调的是进口大豆给东北大豆产区带来的压力。大豆进口大幅度增加,根本的原因是中国国内消费需求旺盛,中国国内市场需要更多的蛋白质和食用植物油脂。需求决定一切,随着需求的不断增长,大豆进口的数量,当然会越来越多。
  没有谁预测到中国会进口如此巨量的大豆。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在布朗提出谁养活中国的问题时,就有专家预测,随着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国内肉禽蛋消费将不断增长,由于国内玉米生产无法满足国内玉米需求,未来中国将会大量进口玉米。遗憾的是十多年过去了,关于玉米进口的预测到现在也没有实现,到目前为止中国还可以利用国内玉米资源实现供求平衡。这些年来,有的玉米出口国的相关组织,一直在努力促进中国进口玉米,希望向中国出口玉米。尽管做出了努力,但一直没有结果,到后来甚至认为中国不进口其玉米,是中国采取了限制性贸易政策。事实上,中国对大豆进口有着很多的疑问,可大豆还是进来了,对玉米

进口并没有采取什么抑制措施,可玉米还是没进来,关键就在于玉米进口需求没有出现。这几年进口了一些玉米,玉米需求似乎出现,于是关于中国将大量进口玉米的各种说法四处泛滥。有人士在2003年时就预测,中国将在2007年进口3000万吨玉米。当时即就被指出预测缺乏依据。在这几年玉米进口稍有增加之后,这位人士便公开说多年前他就预测到了中国会大量进口玉米,表现得非常不像学者而更像江湖上的算命先生。最近其又预测,我国粮食需求增长在未来10年将显著高于供给增长,粮食自给率断降低。其中玉米自给率将显著下降,玉米产量在2020年将达到2.1亿吨,玉米总需求在2020年将达到2.3亿吨,预计2020年我国玉米供需缺口在2000万吨左右,自给率会下降至91%。即使由于技术进步加快,可以实现较高水平的单产和总产,玉米自给率也会降到93%。人算不如天算,就在其做出上述预测之时,国内玉米市场又发生了新变化,在供给继续大幅度增长的同时,市场需求受到消费理性回归的影响减弱,国内玉米供给压力又一次出现。
  为什么玉米供求会出现如此大的变化?要得出更为深入与深刻的认识,可能需要将玉米供求置于整个宏观经济的背影之中去分析认识。首先是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中国经济也需要进行结构性调整,产能过剩的玉米深加工业日子自然不会好过。其次,与美国燃料乙醇大发展不同,中国的玉米深加工发展更多的是同人们的食用消费需求相联系。以白糖为例,白糖价格自2011年8月自每吨7800元的高点下跌,目前已经跌至不足5000元。2013年5月份,国际原糖价格在16.6美分/磅-17美分/磅区间内震荡,该价格对应的配额外进口加工精炼完税成本仅为5200元/吨-5300元/吨。白糖进口增加,国内糖价回落,淀粉糖需求减弱,影响玉米消费。第三,各地认真落实八项规定精神,大吃大喝现象明显减少,餐饮行业肉禽蛋消费下降显著,影响玉米饲用消费增长,食用酒精需求减弱,自然影响玉米需求。第四,H7N9禽流感造成恐慌性消费消失,有估计认为玉米消费量因此减少200万吨。
  目前国内玉米市场已经出现了大变化,如果以前些年的市场情况为基础,预测未来的市场变化,难免不出现夸大的问题。根据目前的情况分析,似乎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2009年以来我国玉米消费快速增长的状况将不再继续。随着中国人口的增加,人们收入水平的增长,人们消费结构的改变,未来中国的玉米消费量还是会增长,但每年的增长速度似乎将放慢。当前的供求走势表明,在最近几年,中国玉米市场实现自求平衡的可能性很大。
  农业部国家玉米产业体系首席科学家张世煌研究员分析:我国玉米播种面积达到5.5亿亩,只要把玉米产量增长恢复到80公斤/公顷/年以上的速度,到2020年时可以满足2.5亿吨的消费需求。现在国内的玉米消费需求估计为2亿吨,到2020年7年时间增加5000万吨,每年增加700万吨,以现在的情况看,并不是一个十分保守的数据。张世煌研究员介绍,最近二十几年,我国玉米产量增长只有39公斤/公顷/年。近几年,国家玉米产业技术体系通过整合资源,明确产业发展方向,调整生产技术布局,采取正确的技术路线和措施,推动国内玉米产量增益速度迅速恢复,现在已达到48公斤/公顷/年。预计2020年有望实现2.5亿吨的生产能力。即在2008年的基础上,增产1680亿斤玉米。
  我们似乎并不需要担忧未来国内的谷物自给能力。同时我们还应该认识到,在开放市场的条件下,利用国际市场资源,可以更好地实现国内谷物平衡,使国内的粮食自给保持在较高水平具有可持续性,对于保障国家粮食安全更为有利。因为我们追求的是长期的可持续的国家粮食安全,而不是短期的不可持续的国家粮食安全。现在国内粮食生产存在着“竭泽而鱼”的情况,比如华北地区冬小麦生产,过度利用地下水资源,“以水换粮”问题

很大。还有东北地区的大豆种植,连年耕作,重迎茬问题突出,就是没有大量的大豆进口,这一地区的大豆生产持续也有很大问题。受耕地资源限制,我国大豆自给率不断降低。依赖国际市场满足国内消费需要,已经是不可改变的现实。从国际市场获得国内无法生产出来的大豆及其食用植物油脂油料,是理性的选择。我们需要做的工作,一是建立有效的流通贸易体系,以保证国内能够较为顺畅地获得这些食品资源,二是建立科学合理的消费理念,养成良好的消费习惯,减少需求压力。
  去年12月在国家粮食信息中心召开的全国粮油市场展望会上,讨论了三个问题,一是小麦价格为什么上涨?二是国内玉米缺不缺?三是粮食周期性变化是否到来。现在来看粮食的周期性变化特征正越来越明显。籼稻价格已经一年没涨,随着新米上市,籼米进口数量仍然较多的情况下,“镉”大米问题发酵,籼稻市场正表现出供给压力。小麦价格经过2012年下半年的大涨之后,在今年新产小麦上市前,明显高于最低收购价水平。新产小麦上市初期,价格低于最低收购价,当政策性收购启动后,价格很快就稳定在了最低收购价水平之上。小麦市场在饲用消费减少之后,表现得比上年平稳。现在国内粮食宏观调控的作用力,已经由前两年的抑制价格上涨,转为托升粮食价格,以防止“谷贱伤农”。当前的新问题是:由于国内保护性收购价格水平不断提高,而国际市场粮价下跌,进口粮食运到国内港口完税后的价格,比国产粮食的价格水平还低,从而导致了市场化进口的大量发生。这既是国内粮食市场出现周期性变化的原因,也加重了国内粮食价格周期性下行压力。现在不仅粮食出现这类问题,白糖和棉花也出现了同样的问题。内外价差扩大,导致进口增加,加重国内供给压力,国家不得不增加收储。
  全球市场在本世纪以来发生了大变化,粮食价格大涨,使得粮食问题成为各国政府关注的焦点。未来全球粮食供求会一直紧张下去吗?不知道!只是在当前国际市场粮价处于历史较高水平的情况下,中国国内利用价格手段刺激粮食增产,已经遇到困难。相对较低的国际市场价格,一方面冲抵国内的提价刺激,促进进口增加,另一方面使得国家收购和国家库存增加,财政负担加重。
  如果国内现行粮食政策持续,每年不断提高粮食的最低收购价和临时存储价格,以弥补不断上涨的粮食生产成本,保持和促进粮食生产积极性,而国际市场粮食价格保持稳定,那国产粮食价格全面高于进口粮价的情况将继续,当国内粮价触及“天花板”,国内外价差扩大到配额外的粮食也能进口时,国内粮食市场将面临的大考验。
  当前,我们面临着新的复杂的粮食供求形势,似乎不能用粮食供需“多与少”、粮食自给率的“高与低”来简单地解释。要加强对国内外粮食形势的监测与预测,开展深入的市场分析与研究。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信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信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