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南蛋白饲料价格回升能持续多久?

   日期:2019-12-03     来源:互联网    作者:admin    浏览:5    评论:0    
核心提示:蛋白饲料库存压力明显  “3月份广东豆粕市场日均库存逼近10万吨,市场供应增加导致部分压榨企业开始停机。4月上旬,受油厂停机

蛋白饲料库存压力明显

  “3月份广东豆粕市场日均库存逼近10万吨,市场供应增加导致部分压榨企业开始停机。4月上旬,受油厂停机影响,豆粕日均库存降低至5万—6万吨,市场供需趋于平稳。”广州亿永粮油贸易有限公司研发部经理秦海涛向考察团介绍,一般来说,广东豆粕市场日均库存在8万吨以上为供给过剩,3万吨以下属于供给紧张。

  据记者了解,广州地区豆粕主要供应周边的饲料养殖企业,受今年南方地区气温偏低影响,当地水产养殖迟迟未有效恢复,蛋白饲料需求呈现阶段性萎缩态势。

  从调研情况来看,福州等闽东地区水产养殖还没有启动,漳州等闽南地区刚开始启动;广西地区水产养殖启动较往年晚一个月,主要因4月份气温还没有回升至30摄氏度;广东地区水产养殖开始启动,但较去年延迟。

  “近两年水产养殖连续亏损,今年养殖户明显谨慎。”秦海涛说,加上今年气温偏低,蛋白饲料销售压力比较大。

  考察团在走访福州某菜籽压榨企业时,也感受到了蛋白饲料的销售压力。“粕太难卖,油很好卖。”该企业销售负责人殷志明表示,今年以来,受当地水产养殖需求萎缩以及豆粕、菜粕价差缩小影响,菜粕市场需求严重下降,企业菜粕库存压力加大。最直观的表现就是菜粕的提货速度,该企业1月份交割的2万余吨菜粕,截至目前还剩下8000余吨,每天提货量仅为100—200吨。

  “当前豆粕替代菜粕非常明显,菜粕消费仅剩下水产养殖行业的刚性需求。”殷志明说,由于中储、嘉吉等企业有补库需求,当地菜油市场需求增加,菜油销售压力不大。

  在福建省嘉记食品有限公司,该公司负责人徐辉表示,菜粕价格在1860—1870元/吨时,市场采购以刚需为主,豆粕替代明显,菜粕走货速度非常差。同时,由于国储一直在抛售菜油,当地一级菜油替代一级豆油增加,菜油市场份额的增加刺激油厂加大压榨数量,进一步增加了菜粕供给。

  从调研情况来看,3月华南地区油厂阶段性库存压力明显。进入4月,随着气温回升,水产养殖行业开始启动,蛋白饲料消费呈现回升局面,部分地区压榨企业销售压力得到缓解,但整体上蛋白饲料库存仍偏大。

  局部地区蛋白饲料需求下滑

  “今年一季度蛋白饲料市场需求下滑,饲料生产和需求企业采购积极性不足。”秦海涛说,2016年以来,广东地区豆粕每月提货量仅为15万吨左右,较往年下降明显。

  这一观点也在饲料生产企业得到了证实。广西贵港扬翔饲料有限公司年销售饲料150万吨,其中90%为猪料,饲料配方以豆粕、玉米为主,近年开始使用高粱、小麦大量替代玉米。据该公司采购部负责人魏静强介绍,从周边终端需求企业的采购情况来看,部分企业饲料采购量降幅为5%—10%,部分小型企业萎缩幅度甚至在20%—30%。

  “这也对我们产生了影响,去年公司饲料销量下滑幅度在5%左右。”魏静强说,由于生猪存栏量降低,饲料需求整体下降幅度约为10%。其中,浓缩料下降明显。整体上看,当前饲料需求增长有限,市场恢复还需等待。

  农业部最新数据显示,3月份能繁母猪存栏量环比持平,生猪存栏量环比增加0.9%。对此,中粮期货农产品事业部副总监张立认为,根据农业部数据,今年1—3月生猪补栏量较去年大增50%,母猪补栏去年年末已开始启动,当前补栏的小猪数量明显增加,这也是前期饲料需求增加的主要原因。“从补栏量来看,6月份之前饲料消费需求难有起色。”张立表示。

  “6月份之后,随着今年新补栏小猪生长,预计浓缩料需求会增加,9月份之后饲料需求才能显著回升。”魏静强称,届时国内蛋白饲料需求可能会提升。

  相对于部分企业饲料需求萎缩,广东某大型生猪养殖企业对蛋白饲料的需求却稳步增长。据该企业相关负责人介绍,从去年10月开始,因生猪存栏量不断增加以及生猪出栏时间延长,企业的饲料需求稳步增长。同时,由于豆粕相对于菜粕更有价格优势,企业豆粕需求不断提升,已经完全代替菜粕成为饲料配方的主要品种。

  从考察团此次走访的情况来看,张立认为,豆粕需求呈现稳定增加态势,1—3月对菜粕形成替代,4—9月将对DDGS形成替代,因此下半年豆粕需求预计将继续稳步提升。同时,菜粕消费将完全取决于水产养殖的恢复情况,基本上会呈现需求增长无望的态势。

  基差报价成市场主流定价模式

  在此次调研中,给考察团印象最深的是,期货市场的价格发现和规避风险功能已经和实体产业深度融合,当地绝大部分的相关企业均已经开始利用期货市场规避风险和定价。

  “豆粕基差定价已经成为蛋白饲料行业的定价主流模式,采用一口价的企业越来越少。”广州亿永粮油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日良称,公司作为蛋白饲料贸易企业,一方面接受上游油脂压榨企业的基差报价,另一方面向下游饲料加工企业提供当日的基差报价。

  广西防城港某大型压榨企业负责人表示,企业根据大豆到港和采购成本,在确定豆油的销售价格之后,就可以核算出豆粕的生产成本,加上相关的费用后确定套保方案。比如豆粕生产成本为2500元/吨,期货市场对应的9月合约价格为2520元/吨,企业就可以在期市以2520元/吨的价格卖出保值,然后向市场报出当日豆粕基差为-10元/吨,企业就锁定了10元/吨的生产利润。

  对于饲料贸易企业来说,在基差定价操作过程中,要处理市场上下游两方面的报价。杨日良举例说,当油厂在某日提出豆粕基差为-10元/吨时,贸易商可以通过期货市场实现点价,如果当时期货9月合约价格为2500元/吨,则意味着贸易商采购价格为2490元/吨。根据期货盘面价格情况,贸易商可以向下游饲料生产企业报出相应的基差,饲料生产企业可以在一定期限内随时点价完成交易。

  作为蛋白饲料下游的生产企业,广西贵港扬翔饲料有限公司在接受贸易企业基差定价时,也会考虑期货市场价格和市场需求。据魏静强介绍,如果预计豆粕价格可能会维持强势,企业就会在一定的价格点位进行点价,尽量多采购蛋白原料;如果预计价格会继续走低,企业会尽量维持蛋白原料的低库存,并依据期货市场价格水平进行相应的点价操作。对此,张立认为,蛋白饲料市场的基差定价模式表明企业已开始深度利用期货市场进行风险管理。无论是油脂压榨企业,还是贸易企业、下游饲料生产企业,均已经认识到获取稳定的无风险回报才是企业发展的重点。从调研情况来看,期货市场的定价功能已经完全覆盖蛋白饲料产业的上中下游,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功能得到进一步发挥。

  不得不提的宏观面因素

  4月11日,横盘已久的国内豆粕、菜粕期现货价格,跟随CBOT大豆价格指数迅速上涨。截至昨日收盘,豆粕期货价格指数自11日的开盘价格2332元/吨上涨至2683元/吨,大幅上涨351元/吨,涨幅15%;菜粕期货价格指数自11日开盘时的1945元/吨涨至2239元/吨,上涨294元/吨,涨幅15.1%。突然启动的行情让不少市场人士直呼意外。

  “从现货基本面来看,蛋白饲料价格上涨基础并不牢固,此次反弹能够持续多久还需要观察,现货市场定价也是随行就市。”杨日良向考察团表示。

  近期国内商品期货市场集体回暖,螺纹钢、铁矿石、棉花等品种大幅反弹。中粮期货农产品事业部侯昕认为,当前商品期货的联袂上涨更多应该从宏观方面进行考虑。“部分产业资金已经着手布局商品期货市场,并且不断增加投资商品期货市场的资金比例。”候昕称。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末,我国广义货币M2增速为13.4%,较上月末回升0.1个百分点。M1增速为22.1%,较上月末回升4.7个百分点;一季度的平均增速为19.3%,较去年全年的平均增速高10.7个百分点。2016年一季度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6.59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多1.93万亿元。

  2015年大宗商品价格“跌跌不休”,钢材、有色金属、煤炭以及农产品价格均创出近几年新低,部分商品价格甚至创出历史低点。侯昕认为,商品的投资价值逐渐被机构所关注,这是近期商品价格回升的主要动力。

  “国内蛋白饲料价格回升并不具有持续性,现在行情更多是受资金推动。”张立认为,国内部分投资机构利用经济周期、停滞性通胀以及资产配置等理论为依托布局商品期货市场,是此次蛋白饲料价格上涨的重要因素。二季度蛋白饲料价格甚至农产品价格都将受到国内机构资产配置的影响。他建议,以基本面为主分析行情的产业企业应该适时调整思路,利用期货市场规避风险。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信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信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