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禽流感患者抢救经过首次披露 致病原仍不明

   日期:2020-03-26     来源:互联网    作者:admin    浏览:6    评论:0    
核心提示:昨天江苏省卫生厅网站首次披露了去年11月底南京两例禽流感患者的抢救经过,但陆姓父子致病原源于何处,依然是个谜团。胡晓抒副厅

昨天江苏省卫生厅网站首次披露了去年11月底南京两例禽流感患者的抢救经过,但陆姓父子致病原源于何处,依然是个谜团。胡晓抒副厅长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社会上流传的所谓禽流感祸起叫化鸡没有任何依据。
小陆发热住院病情突然恶化
2007年11月27日下午3时,家住南京市城区的小陆随母亲走进了江苏省人民医院。这位24岁的小伙子出现发热已经4天,以普通感冒自行服药及门诊治疗都不见好转。做医生的母亲不放心,便带儿子来到省人民医院做详细检查。感染科的医生为小陆做了多项检查。血象指标正常。X光片显示,左下肺部有个片状的阴影。于是,医生以“发热待查”收住医院。
住院当晚,小陆出现咽痛、咳嗽,伴有腹泻。次日上午,血常规等几项检查没发现明显变化。下午咳嗽加重,伴有胸闷、泡沫样痰。令医生没有想到的是,29日凌晨,小陆病情急剧恶化,呼吸困难。夜班医生立即请来呼吸科医生联合实施抢救,并通过医院总值班室协调将X光机搬进病房,在病床边为小陆再次拍了X光胸片。拿到这张胸片,医生们吓了一跳——胸片上小陆的左肺全部呈现白色!
孙培莉,呼吸科副主任医师,曾成功地抢救过许多危重病人。29日上午她刚好当班,得知需要她会诊,便立即赶到感染科病房。病床上的青年呼吸困难,病情危急,随时有生命危险。而在感染科病房抢救呼吸窘迫的病人,缺少必要设备。看着眼前还颇有些孩子气的病人,孙培莉心里升腾起强烈的渴望——一定要救活这个年轻生命!她申请将小陆转入呼吸科ICU病房,由她做负责医生,呼吸科专家团队组织救治。
“在呼吸科工作了十几年,我从来没有遇到过病情这么危重的病人。”孙培莉回忆说。29日10时,小陆转入呼吸科ICU病房后,病情不断恶化,恶化速度之快,大大超出了她的想象。
这是什么病?表面看是肺部感染、白细胞缺乏症,可即使是严重的败血症也都有一个过程。病人的病情发展情况不能用败血症解释。是非典型肺炎?可这种肺炎一般由病毒感染引起。小陆住在市中心城区单元楼中,居家复习功课准备专升本考试,没有外出史。与他一起在家中共同居住的没有外人,只有他的母亲。无论在感染科,还是在呼吸科,对小陆发病前的情况,医生都进行了详细询问,没有发现任何可能感染烈性传染病的危险因素。眼看着多种治疗都不能奏效,患者超过4个脏器功能衰竭,医院立即组织多科室专家紧急会诊。于是,医院相关科室有经验的医生不断聚拢而来,一边会诊,一边实施抢救,一次次将患者从死神手中拉了回来。
连续几天几夜抢救,孙培莉没有一丝困意。她知道,这是她从医生涯中的一场从没有遇到过的硬仗。可是,她看不清敌手的面目。再一次举起两张X光片凝视,孙培莉的心跳骤然加速。两次拍片,时间相距仅仅1天,病情变化得如此之快。联想到患者气道中血性泡沫分泌物,孙培莉拨通了感染病科主任李军的电话,她请李军主任快来会诊,务必帮助确认是不是传染性疾病。
确诊为江苏首例人禽流感
作为江苏省卫生应急专家组成员,李军那几日正在外参与组织省卫生应急综合演练。演练脚本:一对母女感染了禽流感,北京、江苏、香港、澳门4地联动,在卫生部应急办指挥下紧急应对。
29日17时,李军赶回医院,会诊过后第一感觉就怀疑非细菌性肺炎,并想到了禽流感。
&n

bsp;我国大陆首例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病例报告时间为2005年11月。时至2007年11月,有12个省份报告发现疫情,报告病例总数24例。2007年1~5月共报告4例。2007年夏秋两季,全国各地无一例禽流感报告。这会不会是江苏省第一例人禽流感?李军叮嘱,务必做好感染防护。
30日上午,李军刚一来到应急演练现场,就立即找到省CDC(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汪华讲述她的怀疑,请求对这例病例进行病原检测。于是,两个人同时打电话安排采样送检。
同日,省人民医院呼吸科病房悄然进入高度戒备状态。医护救治岗位进行了调整,传染病防护措施全部到位。病房之外,日门诊量逾万的省人民医院运转依旧。
12月1日中午,呼吸科ICU病房内,患者再度出现多脏器衰竭。呼吸科专家、院长王虹亲临现场指挥抢救病人。1日13时,该院院内专家会诊认定,该患者符合“不明原因肺炎病例”诊断。14时45分,该院进行了网络直报,并将情况通报给江苏省、南京市和鼓楼区3级CDC。
南京市江苏路172号是江苏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几年来,对不明致病原样品的快速甄别,是该中心实验室工作的一项基本训练内容。
12月1日的夜晚,江苏省CDC实验室的灯光彻夜通明。患者几个类别标本同时进入了检测程序。18时20分,工作人员采用核酸扩增试验方法开始检测。
当晚22时,江苏省、南京市两级卫生行政领导,两级卫生应急办,两级禽流感专家组,省人民医院等相关人员,紧急集结至省CDC。在江苏省卫生厅厅长郭兴华的主持下分析讨论这位患者的病情。
23时45分,江苏省CDC实验室检测完成。结果显示,禽流感病毒H5N1核酸阳性。专家们讨论认定,该病例为江苏省第一例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病例。
根据国家相关要求,省首例禽流感病例的确认结论,须由中国CDC国家流感中心实验室检测作出。发现禽流感疑似病例,须在两小时内报告卫生部。
小陆抢救无效去世,紧急寻找密切接触者
时针指向2日凌晨2时30分,疫情报告以传真形式向卫生部发出。
会议决定,立即启动《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应急预案》,依法规,遵程序,规范展开紧急应对。同时部署,立即查明所有与病人密切接触者,进行医学观察;省、市、区3级CDC联手开展相关流行病学调查;成立善后小组,妥善处理患者遗体;开启面向社会大众的禽流感预防宣传。
2日凌晨3时40分,病人因病情过重抢救无效离开了人间。
凌晨5时,向中国CDC国家流感中心输送病例标本的汽车从省CDC驶出,奔向北京。18时,病例标本送达北京国家流感中心实验室,连夜检测复核,结果与江苏省CDC检测结果吻合,从而判定,该病例为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确诊病例。判定结果立即报告给世界卫生组织。12月3日入夜,卫生部、江苏省卫生厅同时向社会公布了这起疫情。
2日凌晨5时许,对患者遗体及其病房终末消毒进入程序。与病人密切接触者流行病学调查也在这日早晨铺开。为患者提供医护服务的62名密切接触者名单很快报出,在医院内开始了医学观察。而与患者密切接触的7名亲属手机全关,住家上锁,一时间全部联络不上了。市、区两级CDC流调人员四处寻找,街道居委会一同参与。几名流调人员连日守候在殡仪馆。
 

;3日上午,痛失爱子的老陆出现在殡仪馆。从出现轻微感冒症状到死亡,总共8天,身高1.74米的儿子永远地走了。他和妻子都想晚几天火化儿子的遗体。流调人员字斟句酌地做工作,终于赢得了配合。
父亲老陆发热很快也被确诊禽流感
12月4日下午,听说悲痛别子的老陆身体有些不适,19时许,工作人员两次打电话关切询问。21时30分,老陆妻子打电话到市CDC说,老陆出现发热,体温测量39℃。老陆解释,发热是因为疲惫和洗澡着凉。一直高度警觉的工作人员,即刻拨通了市卫生局应急办公室的电话。卫生局领导决定立即将老陆送到传染病定点医院——市第二医院隔离救治。
12月4日22时10分,120救护车悄悄停到了老陆家楼下,多次与老陆会面的市CDC副主任陆小军站在车旁,拨通了老陆的电话,请他与妻子一起戴上口罩下楼,坐救护车去医院。
先于老陆夫妇到达市二院等候的省人民医院孙培莉医生迎向老陆。“我是得了和我儿子一样的病吗?如果是,就不要治了……”老陆对熟悉的孙医生哽咽着说。孙培莉和在场的医生、医院领导都说:“你一定能够被治好!所有医生都有信心,你更要有信心!”
一入院,老陆就得到了全面体检与救治。连夜做CT检查,查生化,做血气分析。院长赵玮亲自挂帅,分别组织急性传染病科、消化科、ICU病房等科主任共同组成抢救治疗组。借鉴救治非典型性肺炎的成功经验,拟订抢救方案。这一夜,省卫生厅、市卫生局的领导、专家,都在医院等候老陆的检查结果。
胸部CT片显示,老陆双下肺肺炎改变,且与一般细菌性和病毒性肺炎影像学表现严重不符。初步诊断为“两下肺肺炎”。
5日8时40分,省CDC实验室检测结果得出。实验室荧光定量pCR检测:甲型流感病毒特异基因、H5亚型和N1亚型特异基因均为阳性;NASBA检测甲型流感病毒H5亚型特异基因为阳性,符合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实验室诊断。
国家人禽流感病例诊断规定,有相关病例发生在前的,省级专家组可以确认后续病例。
5日9时30分,省、市专家组召开联席会议,各科临床专家和疾控专家充分讨论判定,老陆为人禽流感确诊病例。随即,老陆的病例进入网络直报。12月6日,中国CDC国家流感中心对病例呼吸道样本复核检测,结果与省CDC检测结果一致。12月7日,卫生部公布了这例新增病例。
紧急筛查父子1个月活动轨迹
在陆姓父子病例出现前,我国没有确诊过家庭聚集性禽流感病例。2005年11月,发生在湖南湘潭县的贺姓姐弟病例,均与病死鸡有接触史。12岁女孩因没能采集到所需标本,最终未能认定是禽流感。南京家庭聚集性人禽流感的确诊,在我国是首次。人们普遍关注一个问题,这起家庭聚集性疫情是否存在“人传人”?
这起家庭聚集性疫情没有明确的家禽接触史。那么,引起陆姓父子患病的病毒究竟来自哪里?老陆病情确诊后,南京市禽流感疫情紧急应对再度升级。对密切接触者进行暴露后医学观察人数扩大到83人。父子俩发病前1个月的活动轨迹,发病前2周去了哪里,吃过什么,遇到过什么等等都被调查出来,列为一条条线索,一一去查找可能的暴露危险。可所有环节查找下来,没有发现问题。
鼓楼区CDC主任朱小燕告诉记者,第一例病例病逝后,有关部门在患者家半径一公里范围捕鸟,检测

其是否携带病毒。相关部门还分赴4个家禽批发市场、两例病例发病前到过的农贸市场和就餐场所,针对南京市家禽销售、管理,农贸市场家禽、野鸟带毒状况详细调查。累计检测禽类及其环境样品699份,结果也无一阳性。12月12日83名密切接触者全部解除医学观察。陆姓父子致病原源于何处,依然是个谜团。
卫生部长夜赴南京指挥,患者脱险
艳丽的鲜花映衬着笑脸,与院长合影,与医生们合影,与护士们合影……2007年12月25日老陆病愈出院前的笑容和激动,永远印在了医生、护士们的心里。
时光向前推到2007年12月5日,入院第二天7时,老陆轻咳,无痰,肺部检查无明显变化。10时,血氧饱和度下降,胸部CT片显示两下肺肺炎明显加重。12时,体温上升至39.9℃。对症处理半小时后,体温仍维持在39.2℃。当晚,老陆精神萎靡,出现I型呼吸衰竭。当日,卫生部医疗专家组已经抵达南京。国家、省、市临床专家共同组成联合专家组,每天会诊,研究讨论病情,不断调整完善治疗方案。
5日22时,卫生部部长陈竺从北京赶到南京,连夜召开座谈会,听取汇报。6日上午,陈竺来到南京市第二医院,看望患者及医护人员,并通过现场视频与ICU病房里的医护人员通话,代表卫生部向他们表示感谢。
7日过后,老陆的病情逐步稳定。入院10天后,老陆病情不断好转。25日痊愈出院时,其实验室检测结果已经连续6次阴性。
南京人禽流感之战获高度评价
一位参与救治老陆的医生告诉记者,老陆是一位幸运者。作为第一位患者的密切接触者,他的病情获得了及早发现,并在发病前一天即预防服药。入院后,更得到了众多专家的精心救治,还及时应用了特异性免疫血清。
江苏省这起禽流感疫情的处理,得到了来到南京实地调研的世界卫生组织专家、国家相关机构专家的高度肯定。回望这次人禽流感之战,江苏省CDC副主任羊海涛的感受是,整个工作队列从容有序,科学严谨,一切依照应急预案规范行动。
江苏省卫生厅副厅长胡晓抒坦陈,目前人类对于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的认识还有许多未解之谜。但是,我们能够做到不断提升紧急应对能力。病例出现了,我们能够快速识别,并且具有了一次冷静应对、成功救治的经验。(灵巧 少军际红晓红)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信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信息
点击排行